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早教机构频现关门行业面临新一轮洗牌?

2023-02-23 02:20:57 122

摘要:11月2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了北京亦庄早教机构“悦宝园”因为拖欠租金,被商场要求关门一事,目前这家机构在关闭将近两周后已开始复课。另有市民爆料称,在朝阳常营华联购物中心内一家名为“超级飞侠英语”的培训机构,同样因经营不善而宣布关门,上百名家...

11月2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了北京亦庄早教机构“悦宝园”因为拖欠租金,被商场要求关门一事,目前这家机构在关闭将近两周后已开始复课。另有市民爆料称,在朝阳常营华联购物中心内一家名为“超级飞侠英语”的培训机构,同样因经营不善而宣布关门,上百名家长正准备进行维权。

对此,业内专家林子尧表示,这既有国家监管政策大幅收紧的原因,也有办学成本明显上升、自攒班出现等因素。

这也许意味着,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业(下称K12培训业)正面临着行业产生40年来的最大变局,开始新一轮洗牌。

对此,律师建议,对于社会上的各种预付费项目,无论如何优惠,市民一定要谨慎参与。出现问题之后,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突发丨英语培训机构突然关门 家长维权无门

市民贾女士向北京青年报记者爆料称,7月29日,她在朝阳区华联购物中心内的一家名为“超级飞侠英语”的机构内,为孩子报了将近2万元的课程(144课时),总共上了18个课时之后,在11月22日得知“超级飞侠英语”关门的消息。


“我们家11月3日交了21880元,为孩子报了超级飞侠英语的课程,总共上了6个课时,还有两万多元的课程没有完成……”另一名家长孟女士说,因为孩子喜欢超级飞侠这个机构的名字,所以冲动之下就报了名,没想到刚过了不到20天,机构就关门了。

而家长高先生说,因为孩子喜欢学英语,11月9日,他就在常营的超级飞侠英语门店报了名,“当时采取了分期付款的形式,合同金额两万多元,分三次交,我们先交了将近8000元。不到半个月呢,店关了。”

还有一名家长表示,她在9月22日花费19880元为孩子报了课程,如今只上了15课时,就发现无法继续上课。“孩子有时问我,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去超级飞侠英语上课了,我们做家长的,都没法向孩子解释。”

北青报记者看到,有家长转发来的“超级飞侠英语”校方负责人“致常营超飞家长的一封信”,校方在公开信中表示:由于校区内部问题,决定暂时停止营业,正在积极寻求解决办法,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复课,肯定不会跑路。

“超级飞侠英语”一名王姓负责人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因资金周转问题无法继续经营,目前已经和其他培训机构商谈合作,决定将会员转到其他机构,以此来消化剩余课时。

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 关门跑路事件频发

因为经营或者其他原因,预收费的校外培训机构关门或者跑路现象并不少见,北京青年报曾多次对此进行报道。

2019年1月,位于马连道华睦大厦的艾尔蒙国际早教中心突然宣布停课,导致不少家长为孩子花费万元所报的课程“黄了”……

2019年2月,一家名为“家盒子”的亲子游泳店西直门店突然关闭,导致至少上百名会员维权,每名会员都在之前均购买过一两万元至数万元不等的“课包”。

北京青年报4月27日消息,一家名为“帕皮科技”的机构突然在京关闭6家门店,导致多名家长维权。帕皮科技通过微信公众号回应称,公司并未“跑路”,而是陷入资金危机。

11月12日,在北京亦庄的知名早教机构悦宝园突然关店,导致家长们无处维权。悦宝园亦庄店店长董女士回应称,入不敷出的店方拖欠了商场的房租,这才被商场方将该店关闭,目前已经开始复课。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涉及到家长维权的校外培训机构,多为预先收取了数千甚至数万元的费用,而不少门店在关店前夕仍在以吸收会员或者卖课包的形式收费,事发之后,家长寻求退费等,均难以得到合理解决。

专家丨国家监管政策收紧 校外培训面临洗牌

资深业内人士、海淀教科院教育专家林子尧先生在自己所写的《北京中小学生校外培训向何处去?》一文中,专门就培训机构频繁关门、破产进行了相关解读。

林子尧在文章中表示,2019年以来,全国不少教育培训机构都不同程度陷入危机,早教培训机构“跑路”、关门传闻不断,不少小机构资金链断裂,陷于破产。

按照大多数咨询机构的测算,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业的市场规模超过1.8万亿元,其中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市场总规模占到了50%以上。北京是全国教育培训机构最集中的地区,目前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业(以下通称K12培训业)正面临着行业产生40年来最大的变局。

变化1:监管政策明显收紧

去年2月、3月,教育部等先后下发文件,要求并部署各地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去年8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历史上首次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这个文件明确治理规范的重点是开展学科知识培训的K12培训机构,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如“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统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米”,“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等,标志着K12培训业“弱监管”时代的终结,“超强监管”时代的正式到来。

变化2:办学成本大幅上升

2018年2月以来,对K12培训机构的教学内容、生均面积、师资准入、收费期限等作出刚性规定后,K12培训机构的综合办学成本明显上升,直接成本上升15%以上。

变化3:招生难度越来越大

家长对“减负”重要性的认识越来越清楚了,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家长的“报班”冲动;另一方面,“人均不低于3平米”“不晚于20:30”等刚性规定的落实,为K12培训业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招生顾虑;随着线下班学费上涨,家长报的班数也在递减。随着更多中小学家长接纳了线上教育,线下班招生的难度会持续增加。

变化4:营收或盈利增幅下滑

林子尧表示,在走访中,他还发现一些K12培训机构办学困难,甚至到了工资发放都难以为继的地步。10月25日,教育部召开全国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工作会,要求彻底消除培训热的诱因,系统治理,统筹线上线下机构实现全面监管,不留死角。这意味着对K12培训机构的严监管态势将持续。

下一步如何“遵循教育规律、需求规律,提供更多的学习资源,努力满足学生不同需求”,如何进一步“把规范治理引向深入,引导校外培训市场有序发展”,将成为摆在政府有关部门面前的新的重要课题。

说法丨遭遇预收费关门跑路 可司法途径维权

针对教育培训机构圈钱跑路多发现象,北京市地平线律师事务所胡永平律师表示,这些教育培训机构出现资金链断裂,很多是因为将学费挪作他用,比如把收取的预付学费拿去填补名下其他生意的亏空、炒股、炒楼、放高利贷等。甚至一些机构把预付费包装成理财产品,声称预交越多就可以得到越多的利息,以利息来抵扣学费,而一旦投资失败,就会导致血本无归。

胡永平律师说,根据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8月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培训机构收费项目及标准应当向社会公示,不得在公示的项目和标准外收取其他费用,不得以任何名义向培训对象摊派费用或者强行集资。”因此,家长在给孩子报名校外培训课时,要避免跨年预交费。如果培训机构强制超长时间预交学费,家长可以向教育部门举报其违规行为。

胡永平律师提醒家长:“报名课外培训要签合同,付费后一定要索取发票。”如果不签合同,一旦出现纠纷,就可能因为没有证据而无法维护自身权益。

另外,一些培训机构在合同上的机构名称跟在工商机构登记的公司名称不一致,而发票上通常显示的是真实的名称,索要发票有助于家长了解培训机构的真实身份。

胡永平律师还表示,遇到教育培训机构跑路时,家长有两个法律救济途径:一是通过诉讼解决。家长可以依据合同法和双方签订的合同,向法院起诉,要求对方承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二是向公安机关报案处理。有些培训机构从一开始就是利用教育培训的幌子,通过收取学员的预付学费来吸收公众资金,并将其挪用于其他投资,其行为已经涉嫌非法集资或诈骗。对于这种情况,家长可以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请求其立案查处,并追回损失。

统筹/张彬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振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