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早教中心突关门,家长退费无门,潍坊中院判了

2023-02-23 01:14:23 1358

摘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蔚晓贤3月2日,潍坊市民张敏收到了潍坊中院下达的判决书,这份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为她长达1年多的诉讼划上了句号。和张敏一样,还有数位家长也因为判决的陆续下达而解了胸中的一口闷气:因早教中心突然关门而造成的损失,在经历扯皮...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蔚晓贤

3月2日,潍坊市民张敏收到了潍坊中院下达的判决书,这份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为她长达1年多的诉讼划上了句号。和张敏一样,还有数位家长也因为判决的陆续下达而解了胸中的一口闷气:因早教中心突然关门而造成的损失,在经历扯皮推诿后,最终找到了责任的承担者。

连日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了解到,类似的案件其实还有很多,这个案件的判决或许可以给有相似遭遇的消费者在维权方面提供借鉴。

交了费还没上,早教中心关门了

2019年的一天,潍坊市民李佳听说潍坊有一家名叫“育儿家”的早教机构可以收年龄不足三岁的幼儿。

李佳刚生了二孩,独自一人带孩子让她十分疲惫,她早就想给孩子找一个这样的早教中心缓解带娃之苦。李佳通过了解载有“育儿家”标识的宣传材料后,觉得这家早教机构比较理想,遂于2019年8月31日将儿子送入位于潍坊市高新区创新街麒麟公馆南门西侧的“育儿家”托管。2020年1月21日,李佳通过微信扫描“育儿家”提供的二维码支付保教费和餐费共计14620元,当时“育儿家”的一名老师给李佳出具了收据,还赠送了一个小沙发。然而,李佳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掉入了一个司空见惯的“消费陷阱”:李佳的费用实际上是打给了一家名为潍坊彩虹蜗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银行账户。而这,也正是后来一系列麻烦的根源。

2021年3月1日,新的学期开始了,李佳将孩子送回“育儿家”上课,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育儿家”竟然关门了。

很快,“育儿家”关门跑路的消息在家长群里迅速传开。

市民陈丽是看到家长群里的信息才知道“育儿家”关门了。陈丽告诉记者,她2020年下半年去“育儿家”交的钱,一共交了8000多元。相比那些孩子已经上了很长时间课的家长,陈丽觉得自己最冤大头,因为她的孩子当时只试上了一天,“当时想让孩子大一点再去”,陈丽说,2021年3月1日,寒假结束新学期开始后,她准备正式把孩子送到“育儿家”,结果却听说“育儿家”关门了。陈丽不肯相信,她家就住在“育儿家”的路对面,她跑过去一看,“育儿家”门口上了一把大锁,里边已经没人了。

早教中心拒担责,称钱没交给他们

家长们马上联系“育儿家”的老师,没想到老师们告诉家长,他们也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老板已经失联了。

家长们查询到“育儿家”的电话,询问学校关门的事,并要求退费。可是出乎所有家长意料的是,“育儿家”对学校关门一事一推了之,并称,收钱的是潍坊彩虹蜗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这件事跟“育儿家”没有任何关系,想退费只能找彩虹蜗牛。此时,家长们翻出当时缴费的收据发现,当时各种费用确实都交给彩虹蜗牛,可是彩虹蜗牛已失联,家长们顿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孩子上的是“育儿家”,钱交给了彩虹蜗牛,现在彩虹蜗牛跑路了,难道家长就活该认倒霉吗?“育儿家”真的可以甩手不管吗?

市民张敏第一个将“育儿家”告上了法庭。张敏告诉记者,她的孩子在“育儿家”上了一段时间,但因为其他原因,2020年8月17日,张敏提交了退园申请。“抛去各种费用,应该退我8290元,店长也签了字。”张敏的退费申请书上还标有育儿家的标志以及宣传语“育儿家-童年的第二个家”,张敏说,她申请退费时,育儿家还没有关门,可是直到她得知“育儿家”关门的消息时,这笔退费还没拿到。

记者了解到,“育儿家”全称为山东育儿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位于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鲁商国奥城,法人代表杨莹。潍坊彩虹蜗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李迎光,该公司目前查询显示仍处于“开业”状态。据知情人士透露,彩虹蜗牛一开始就是做早教的,但经营不佳,加盟“育儿家”后明显好转,并成为周边知名的日托早教机构。

法院判决早教中心败诉,必须退费

2021年,张敏将山东育儿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诉至高新区人民法院,要求其退费。经审理,高新区人民法院认定,“育儿家”允许彩虹蜗牛使用育儿家品牌、课程、并向育儿家支付加盟费,因此张敏可以向彩虹蜗牛索赔,也可以向育儿家索赔。最终,高新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支持张敏的诉讼请求。但山东育儿家提起了上诉,认为法院判决证据不足,事实认定错误。

2022年1月17日,潍坊市中院受理案件。法院查明,麒麟公馆育儿家日托早教中心门店标志、对外宣传材料、退园申请表均体现了育儿家公司的相关内容,且该早教中心展示在育儿家公司官网,这些对外宣传内容中均无彩虹蜗牛公司作为实际经营者的任何标志或说明。张敏基于对“育儿家”的信赖将孩子送至麒麟公馆育儿家日托早教中心托管,因麒麟公馆育儿家日托早教中心不再提供托管服务,一审据此认定张敏多缴纳的费用由育儿家退还并无不当,应予维持。同时驳回了育儿家的上诉请求。

2020年3月1日,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终审判决。

张敏一审、二审均胜诉的消息很快在家长群中传开,这个好消息也增强了其他家长维权的信心。

3月3日,陈丽也收到了潍坊中院的终审判决,她也胜诉了。3月8日,李佳起诉育儿家的案件也进行了开庭审理,和张敏、陈丽一样,法院也支持了她的诉讼请求,认为育儿家应该承担退还保教费、餐费等费用。

记者从判决书看到,法院判决山东育儿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应在判决生效15日之内付清赔偿款。

对此,山东鸢都英合律师事务所的裴桂峰律师表示,育儿家的案件对很多消费者来说可以起到一个警示作用。实际上,很多人都遇到过提供服务的商家与自己缴费的商家不一致的情况,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擦亮眼睛,搞清楚其中的原由并保留证据,日后一旦遇到纠纷也方便自己维权。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